片桐飞坠

主叶蓝。看文喜甜。本命杨洋。

【始隼】Romantic Mystery(中)

  • 睦月始×霜月隼

  • 通信学部摄影科×艺术学部绘画科

  • OOC属于我,前文链接:(上) 


08.

“好了,”老师拍拍桌子,“下面我们分小组自由练习。不管是拍摄什么,照明都很重要,请大家好好利用练习室内的照明。”

......

随着老师安排的尘埃落定,霜月隼走向始这一组,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疾不徐,明明优雅得连发丝都好像一动没动,身形挺拔,却硬生生叫人从中读出骨子里的几分懒散来。

“上午好呀,始。没想到我们是一组。”如果这不是课上他就快要抱上去了,仿佛刚才的优雅都是浮云。

睦月始面上没有多少吃惊,只是不赞同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

“这可是命运的指引啊。”隼得意地眯起了眼睛。

“你怎么说服老师的?”睦月始并不是没有听过隼的那些光辉事迹,他盯着那个人的眼睛,然而从那眼睛里,只看到一个人的影子。

“啊,失败,作战大失败。看来没有让始感到惊喜呢。不过练习要开始啊,走吧走吧我可是来做始的模特的哦~”

隼的话让始怔愣了一下,就只这几秒钟里隼把他拉过去,然后推着他往外走,其他组员在一旁面面相觑,反倒是隼回过头来:“不走吗?”

跟上是跟上了,大家心情复杂地看着前面的两个人,稍稍保持了一点距离。

“他们俩很熟吗?”

“看起来挺熟的。”

“不会真是论坛上说的那样吧。”

春站在后面一本正经地说:“不是。”

“弥生君,快说说啊。”

“啊,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那两个人的事情。”春一脸遗憾地耸耸肩。

“骗人的吧?”

“嘘,小声点,这个嘛,与其问我大家不如自己听听看啊,哈哈。”

虽然假装离得远一点给他们谈话的空间实际方便自己八卦,但是听了这话恍然大悟一般,大家又都忍不住竖着耳朵去听两个人讲什么。

 

09.

“做模特很有意思吗?”

“嗯?”隼注意到后面跟着的一票人。“始要在这里讲这个话题吗?”他往后指了指,示意始后面还有人,但是也并没有刻意去收敛自己的声音:“自己当模特的时候,有时可以从别人的作品里观察到他们对你的看法吧,从这一点来说挺有趣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始的脚步莫名顿了一下。

霜月隼注意到了这一点,笑起来:“这是一个意外的答案吗?”

始看着他上扬的唇角:“说实话,有一点。不过,条件不会是让老师让我做你的模特吧?”其实霜月隼来做模特还和老师交换条件这件事早在校园的各个八卦群里传开了,很不幸的是睦月始偏偏有那么一群善于八卦的后辈和朋友,于是每回发生什么事件,他总是能在一早就知道一切。

霜月隼说:“做模特的主语和对象语反了哦。而且,如果我这么说,老师绝对不会答应的吧。始也不可能答应的吧。”

始:......还以为他消失几天应该是放弃了,看来我想多了。不过他莫名觉得自己有点波动的心情平静了一点。

“啊,到了。”

睦月始还是没琢磨透隼来做模特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但是鉴于要进行拍摄练习,只好作罢。

他们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照明的角度,光线明暗,色彩,相机的角度,镜头。

“霜月君坐在椅子上稍微摆几个动作吧,我们先拍着试试看。是吧,始君?”小组中唯二的女生之一的星野说道。

她将目光投向始,始点点头。

隼没说话,也看着始,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他的目光划过星野,划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10.

仿佛与生俱来的的从容。这大概不止是睦月始,也是在场其他小组成员的感觉。

有些人拍个证件照,听着摄影师说往左一点往右一点,身体和嘴角可能都会有些微的僵硬感。

而霜月隼在镜头里的情绪收放自如,时而皱着眉似乎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时而半合了眼懒倦地打个哈欠,时而面无表情的深沉,最多的,还是笑容,微笑,微笑当然可以表示出很多含义,会心的勉强的神秘的还有悲伤的。

面对这样有表现力的人,一切摄影师都会感到十分愉快。当然,得排除模特热情过头的情况。

“我感觉我要变成霜月君的迷妹啦!”星野笑着说,这当然是半开玩笑的话。但是霜月隼的确有这样的资本。

睦月始审视着那个还坐在椅子上的人。

霜月隼说:“啊,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国王大人要怎么办呢?”

那个白色的人,顶着看起来毛茸茸的,十分好摸的脑袋,在还没来得及关掉的摄影灯光照射下,又露出那种,似乎洞穿一切的,神秘微笑。

 

11.

——始,今天下午有安排吗?

——……没有。

——那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有一部我很想看呢。

睦月始有那么一点点无奈。他想起霜月隼找他要手机号的那个瞬间。

“始,还是不愿意做我的模特吗?”

“这件事,其他的人也是可以的吧。”

“可是我想画的就是始啊。”霜月隼做伤心状,不过因为发现始没有马上说出拒绝,他的眼睛亮闪闪的。

然而始已经很能理解他的脑回路了:“抱歉,我拒绝。”

“啊……那手机号给我总没问题吧?我可是为了来见始每天都拼命画画到好晚,始拍的照片要给我啊。”

看着隼眼睛下方稍微的一点乌青,又想起拍摄间隙他打的哈欠,睦月始的一个“不”字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他刚刚拒绝了一件事,然后现在这么相对轻而易举的请求,他发现他生出一点莫名的感受,没有办法拒绝。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三天两头能接到那个人的短信邀约,去喝红茶,去吃饭,去游乐园,去买东西。

有的时候没时间,他拒绝,对方也无所谓的样子,然后下一次又发过来。

睦月始有的时候怀疑对方是拿自己当游戏的攻略对象在刷,但是他发现他自己越来越难以理解的无法拒绝。

这回是看电影吗?今天也没什么事,去看电影还可以学习拍摄技巧。他想着,然后回了消息。

——好。

 

12.

他们就去看电影,看的居然是一部小众的文艺片。灯光暗下来的时候霜月隼小小地“哇”了一声。

这电影镜头冗长,独白众多,有一点点让人昏昏欲睡。更让始出戏的是,旁边的隼嚼爆米花虽然声音不大但嚼得很欢快。

“始觉得怎么样?我觉得挺无聊的。”

睦月始很无语:“不是你选的片子吗?”而且你明明嚼爆米花嚼得很欢快。

霜月隼理直气壮地说:“我也没看过啊不知道好不好看,就看这名字挺好听的所以才想看的。现在鉴定完毕,不好看。不过电影开场那个灯暗下去真是十分有感觉啊。”

“你没进过电影院?”

“没有,跟始一起来是第一次~哇,第一次就跟始一起来简直太开心了。”

电影好不好看什么的,也没有那么重要啊。跟谁来比较重要吧。

“我觉得你应该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吧。”睦月始看着走着走着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来、仿佛周身都散出幸福泡泡的霜月隼,有点无奈。

“这个还是有的。”

“哦?”

“比如想吃哈根达斯却吃不到的时候。”

因为这种事情啊。睦月始莫名其妙地想起,霜月隼从要到他的手机号开始就再也不曾跟他提过做模特的事情。

霜月隼继续说下去:“不过很快就忘了,反正会吃到的。啊,还是没办法非要写作业的时候比较痛苦。”

睦月始:……你懒成什么样子了?

“始呢?觉得看电影开心吗?”

睦月始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他顶着霜月隼的期待的目光,莫名的感受又出来了,最后他只能从跳动的胸腔里闷出一句来:“嗯,电影还不错。”

“没想到始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啊。”霜月隼感叹着,“啊不过始大概是因为拍摄手法很专业所以才觉得电影不错的吧。”

睦月始:“……嗯。”他不说话了,只感受到有秋日的风迎面过来,一点点凉吹不散心口的温度。


TBC


下一次大概可以完结吧ORZ




评论(8)
热度(55)
© 片桐飞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