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桐飞坠

主叶蓝。看文喜甜。本命杨洋。

【始隼】Romantic Mystery(上)

  • 睦月始×霜月隼

  • 通信学部摄影科×艺术学部绘画科

  • 第一次在lof发文&写始隼,OOC属于我,作者没文化请不要和她计较ORZ



01.

他背着包走向空着的地铁入口,准备进行检票,旁边的入口站了一个白色头发的人,磨磨蹭蹭却不知道要把票放哪里。

想逃票吗?在这种国家,逃票可不属于什么明智的选择啊。他想着,皱了皱眉头,把票插进去,旁边的人却转过方向来,举着票用流利的希腊语向他求助:抱歉,可以帮帮忙吧?

没有一点尴尬的,笑眯眯的脸。

然而即使是睦月始这个风靡月歌艺术大学的大帅哥,学生会长,男神级人物,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笑容实在是有点闪。

大概懂他是什么意思,睦月始帮他把票塞进去。

这一刻,这个白色的人忽然用日语说道:“咦,好巧,我是霜月隼哦,始~”

如何评价霜月隼此刻的语气,大概就是那后面那个波浪号仿佛实体化一般地飘在了空中,余音绕梁简直像是要三日不绝的样子。

睦月始没来由地感到一种山雨欲来的预感。

他不太擅长应付这种热情的类型,简直要干笑两声,巧?还有,始?我们很熟吗?

转头对上那绿色澄澈得不像日本人的眸子,然后始在刹那间想起来这个名字是在哪里听过。

霜月隼。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真真正正打的个照面。

 

02.

如果这一次会面是在月歌艺大校园内发生的,那么必须有好事的旁观者拍照片传到学校论坛上,然后一张照片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举例如下:

8L    maya这是不是月歌这一届历史性的会面!

13L  必须是!谁来告诉我一下,这两人应该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一起出现过对吧……

14L  楼上不要怀疑你自己,确实没有hhhh

29L   这么说楼主岂不是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幕【不

35L  够了,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王不见王的?我就觉得他们也许会打起来,毕竟这两人之前不是学生会长竞争对手的

54L  重点难道不是这两人真的帅到爆炸?不是我吹,我们学校的top颜值,放眼望去还哪个艺术学校可以比肩,杀伤力超强der!!!我们的国王SAMA和魔王SAMA!!!

61L  35L算了吧,那位怕累的少爷会想当会长吗,呵呵,另外54L也吹得太过了一点

67L  35L打起来什么鬼?我觉得气氛很和谐啊还有61L你是在挑事吗

90L  67L岂止和谐,想想吧,我们这艺术院校,还摄影系和绘画系这么gay gay的设定【捂脸鸡冻,还有这颜值,这照片四舍五入就相当于【】了有木有~咳咳括号中间你们自行发挥啊开放题

108L  说我男神gay的人你们有毛病???是不是欠撕啊???

……

光脑补就是好一出大戏。

可惜这不是在月歌艺大校内,而是在修学旅行中自由活动的最后一天。

 

03.

所以你们就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了吗。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从旁边走过来的弥生春默默放下脖子上挂着的相机,推了推眼镜,忍住唇边那一抹微笑,深藏功与名。

“春,你最好不要想着搞什么事情?”始望过来的眼神犀利异常。

来不及了哟。这么想着,同为摄影系手速一向惊人的春同学举起了相机对着始。咔嚓。

“啊,这个眼神太好了,我也有点想画下来做纪念呢,春你拍下来了回去借我参考一下吧~”隼拍拍手。

“可以的哟,隼。”

这两个人才是历史性的会面吧,始转头拿起票就走进了地铁口。另外两人跟上去。

噢,你们终于记得还要去坐地铁了。旁边听不懂的人一脸着急,别堵着路不让人进啊。

 

04.

然后时间飞速地跳到了月歌艺大两个月以后。

有传闻说睦月始和霜月隼在修学旅行时轰轰烈烈的做了几日恋人然后以去海边进行了和平分手而告终。

有传闻说睦月始深爱霜月隼,但因为家族原因却只能把这份爱埋在心底。

有传闻说霜月隼痴恋睦月始,天天追着睦月始递饭盒递情书,宛如一个迷弟,神秘人设彻底冰消瓦解。

听到这些传闻的弥生春高深一笑,哈哈哈哈哈我居然知道那天的全部过程和真相但是对不起了你们猜啊。

听到这些传闻的文月海扶额叹息,唉唉唉唉唉我没能阻止隼那天出门去太不对了但是始接下来麻烦你了。

而大家都想知道真相,真相是什么呢?

真相暂时只有一个,就是经此一行,霜月隼看上睦月始做他的——模特——了。

 

05.

“今天的始也还是没有答应我~真是太帅了啊始,cool,不亏是始!帅气!尊贵!”都大学生了还宛如一个宝宝的隼趴在寮里的沙发上美其名曰思考人生实则花痴睦月始。

等等,你到底是想他答应呢答应呢还是答应呢?文月海简直盘不过来这个逻辑,于是去倒了杯红茶冷静一下顺手给霜月隼也倒了一杯。

此刻的海尼还未知道未来某天霜月隼也会变成会给别人倒红茶的人。那个别人还是限定对象。

“你还是想想怎么把老师的油画作业完成了吧先。”今天的文月海也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兄长的角色呢。

“啊~不想做作业~我的艺术细胞仿佛都凝固了,没有灵感,头好疼~”这一位同样很安定。

鬼才信你啊。闷在自己屋里深造了大半天艺术出来透个气儿的叶月阳本打算默默地从沙发背后飘过,听到这话忍不住还是翻了个白眼。

 

06.

然而说了大家可能一定会相信的是,最头疼的是睦月始才对。

无妄之灾。

要他对这件事的始末下个定义,那可能就是这个词了。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在这两个月第n次拒绝了霜月隼以后,第n+1次遇到霜月隼,那个白色的人还能笑着跟他打招呼说:“好巧哦,始~”

——如果在他上课的教室遇到15次,图书馆遇到10次,摄影社团遇到8次,其他校园各种地方遇到大概有7次的几率来算,能算作巧的话。

“讨厌吗?讨厌的话直接拒绝就好了呗。”春是这么说的。

每次都在拒绝啊,但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人说出一句比“不”更强硬的话,好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与其说是讨厌,倒不如说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明明自己也是一个发光体,却有着可以忽视旁人眼光的执着。而且对象是自己。这种感觉睦月始形容不好。

看着睦月始又陷入自己的沉思,春摇摇头,咔嚓,拿起相机离开。

越来越多地去思考一个人的事情,这可不是太妙的征兆哟,始。

 

07.

当睦月始开始对隼这个人产生好奇的时候,隼忽然在他的眼前消失了几天。

然后睦月始就在课堂上眼睁睁地看着老师大川把那个白色的人领到他们面前,那双绿色的眼睛只偷偷对着他眨一眨,泛起的笑意如宁静的湖面泛起波纹。

在这个艺术学院里,各学科之间互相做模特是常见的事,想要睦月始做模特当然不少,但鉴于始还是很有威信的学生会长,而且始的人气太高,老师也害怕场面失控,从不叫他去当模特。睦月始自己也不大喜欢做模特,他喜欢摄影,却不太适应被当成一件艺术品被人摆来摆去。

但是显然霜月隼完全无所谓这一点,他不太去做这件事的唯一原因只是:摆pose太累。而老师们每每请他一回就从此打住的原因,请过的人都知道:面对霜月隼这个模特,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发生。

这一回摄影科的老师想请绘画科的人过来给他们当模特的时候,他倒是非常积极地举自荐。

摄影大川老师简直要泪流满面。作为一个老师可以对学生说“并没有指望你来所以你可以不来”吗。

“霜月同学你两周前的作业还没交啊!”油画老师池田见缝插针地解围:“听说你还没开始,这周内交不上来这件事免谈可以吗?”由此可见霜月同学平日是怎样的劣迹斑斑。偏偏他成绩优异天赋异禀,作品与名号宛如月歌艺大绘画科金字招牌,令老师们又爱又恨。

“当然没问题!”霜月隼只说了这几个字,然后在场全员仿佛都懂得了他没说出口的是什么:我可是魔王大人啊。众人巨汗,就问学生中能获得大家一致的魔王称号的到底有几人。

“不过我也想要求一件事?”

这还有条件交换呢,算盘打得真精,非常明白隼举手原因然而不可说的海默默想到:始,好自为之。


TBC



本来不打算写,然而有人说你不写就永远不知道写出来是什么。

好吧,咬咬牙写。

只后悔没在假期开头写,不然大概、也许是可以写完的……

再咬咬牙,还是发吧。


评论(8)
热度(57)
© 片桐飞坠 | Powered by LOFTER